全息技术(www.quanxijishu.cn)
解析我们梦想生活

为什么好莱坞并没有全面拥抱全息投影?

资助站长13.9元 获取手机裸眼3D全息金字塔1个||全息技术社区

全系投影在娱乐行业的应用,好莱坞远比春晚开始得早。

1862年,科学家 John Henry Pepper 和 Henry Dircks发现了如今称为“Pepper Ghost(佩珀尔幻象)”的有趣现象——有两个相邻的房间,一间无光,一间有光,两间房用玻璃隔开,无光的房间有物品,而有光的房间没有,当观众从正面看向有光的房间时,会看到无光房间里物体的投影。在好莱坞,”佩珀尔幻象“的早期应用包括迪士尼乐园的幽灵公馆,以及1971年上映的《007之金刚钻》。

为什么好莱坞并没有全面拥抱全息投影?

20世纪90年代中期,德国电气工程师 Uwe Maass 受到汽车仪表盘后一盒香烟的倒影的激发,突然冒出了一个制造”佩珀尔幻象”的新点子:用特殊的金属薄片替代玻璃,再通过高清摄像机将二维的画面转化为三维的舞台和场景。从技术上说,无论是哪种形式的”佩珀尔幻象“都并非真正的全息投影,它们只是带有全息投影意味的反射,但其为全息投影在好莱坞的应用打开了大门。

将这一技术申请专利后,Maass便开始寻求商业化的途径,他的首批客户是魔术师,“David Copperfield 和 Siegfried & Roy马上发现了这个有意思的技术,我们想要买下我的专利。”不过,Maass拒绝了。2001年,Maass先是认识了经营视听活动公司的英国商人 James Rock,又通过其结识了 Ian O’Connell,后者专门负责批准全球杂志的发行权。三人决定合作,共同成立了提供”全息投影“服务的Musion。

Musion的首秀是与虚拟乐队Gorillaz的合作,后者的成员都是卡通人物。2005年,Gorillaz受邀在MTV欧洲音乐盛典上现场演出,作为一群虚拟形象,它们必须凭借某种介质登上舞台,于是它们利用了Musion的技术。坐在台下的Madonna也对这一技术萌发了兴趣,并要求自己的团队把这项技术运用到她的演出中。最终我们看到,2006年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Madonna与Gorillaz同台演出。

为什么好莱坞并没有全面拥抱全息投影?

2006年之后,全息投影技术在好莱坞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既有影像资料的有限并不是Hologram USA发展的阻碍,他们可以再创造,比如,Tupac Shakur 和 Michael Jackson的“复活”实际上是雇佣的表演者的一段模仿,制作者之后利用图像捕捉和CGI(电脑影像合成)技术重新创造出过世明星的肖像,并利用“配佩珀尔幻象”形成3D效果。

2007年,猫王借全息投影技术“复活”,与席琳·迪翁现场对唱;Kimmel在洛杉矶的演播室借用全系投影技术采访了远在纳什维尔的乡村音乐奖得主Kacey Musgraves,这意味着,未来,演员可以在任何地方实时宣传他们的电影;环球电影乐园在新建的Fast&Furious主题公园里引入全息投影技术招揽生意;纽约州北部的一家喜剧剧场正在策划一场通过全息投影技术聚集各地脱口秀艺人的表演。“全息投影在娱乐业的潜力无限,它产生的价值绝对能达到数千万美元,甚至可能高达数十亿。” Luminary 集团授权专家Jonathan Faber说道。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全息投影技术在好莱坞的全面推广进展缓慢。

主要的原因是:Hologram USA 和 Pulse 两家掌握全美娱乐业全息投影的巨头一直在撕架,前者拥有专利优势,却无心将全息投影推广到娱乐行业,而后者商业化技术的步伐又一直遭到前者的阻拦。

Alki David今年47岁,是希腊的亿万富翁,拥有全息投影的相关技术,并为其投入了1500万美元,与Maass有合作关系;另一位是意大利商人 Giovanni Palma,2013年,他与Musion合作,在科切拉音乐节上成功“复活”已故歌手Tupac。Musion由于融资不足以及合伙人之间的纷争而宣告破产,技术被拍卖,其技术先是落到了Palma手里,然后又到了David手里。

现年48岁的John Textor曾是”复活“Tupac的一员,他曾买下詹姆斯卡梅隆的视觉特效公司 Digital Domain,为《加勒比海盗》、《本杰明巴顿奇事》和《变形记刚》系列制作特效。在没有拍得 Musion 的技术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Pulse Evolution,这家公司曾在2014年Billboard Music Awards上利用全息投影技术复活了Michael Jackson。好莱坞这块肥肉,David 和 Textor都想啃,于是,两家公司开始了法律战,它们在三个州都提请了诉讼。

为什么好莱坞并没有全面拥抱全息投影?

在内华达州,Hologram USA 起诉 Pulse专利侵权。在Billboard Music Awards之前,Hologram USA提出紧急诉讼,要求Pulse停止“Jackson”的表演,但法院并没有通过,不过法院允许前者对后者的全息投影设备进行检查,查看是否存在盗窃技术的行为。证据的搜集非常关键,这将决定诉讼的胜败,进而决定两家公司的量级,以及哪家公司将在下一代的全息投影应用中获利。

法庭文件中有这样一份对话被曝出:

Textor:如果我们合作的话,未来肯定是光明的!

David:没门,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试图和Musion合作,想篡我的位,抢我的公司。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Maass:我觉得要不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Textor:算了,你知道David有多么固执,他简直要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Palma:我强烈建议我们庭外和解。

David:不,这是一场Hologram USA 和Pulse 的决战。

Textor:尝试一点变化,世界会更美好。

David:不,我对于你们在美国和加拿大做的生意一点兴趣都没有。

谈起这场纠纷的祸根,还得回到Musion在2006年的一次重组。

2006年的首炮打响之后,Musion决定根据地理区域对 Maass、Rock 和 O’Connell的管理权和收益进行重新分配,在伦敦建立总部,由O’Connell负责,并建立了分公司,由另外两人负责。2012年,印度总理候选人 Narendra Modi 想要利用全息投影在全国进行4000场拉票演讲,他找到了Musion,为后者带来了1000万美元的收益,但也成为了合伙人分崩离析的导火索。

O’Connell认为他应该主导这个项目,并禁止Maass插手。而Maass却持有不同意见,“需求方是特地找到我来负责整个选举我亲自到印度,花了三个月培训了2000名技术人员。”后来,Rock也开始对O’Connell和Maass不满。宣告破产后,三人和Palma以及Textor都在拍卖上竞标。虽然Textor出价较高,但管理员认为Palma是更可靠的竞标者,因此花落Palma家。Palma、David和Maass合伙成立了 Hologram USA.

目前,Hologram USA 的掌权人是David,与一心想把全息投影技术娱乐化,商业化的Textor不同,David醉心于技术和个人品牌建设,它始终在呵护自己的专利技术,不让其被大众化。

于是我们看到,2014年Billboard颁奖典礼前,Hologram USA 的 David一口气告了Pulse、Billboard主办方和The Hollywood Reporter三家。David认为,“真人大小3D图像投影”是最核心的技术,这个技术的专利在他们手上。而Pulse提出了三点反驳意见:第一,复原Jackson的技术并非采用Hologram USA的专利技术,而是之前自己的那家 Digital Domain所拥有的技术;第二,起源于19世纪的“佩珀尔幻象”的专利保护早已失效;第三,即使复原Jackson采用了Maass的发明,Textor当年与Musion的授权交易曾将后者的英国总部从破产边缘拉回。Hologram USA的诉讼最终被驳回。

后来,Hologram USA又针对太阳马戏团和美高美集团在维加斯进行的表演节目中使用了全息影像技术进行控告。

在好莱坞全面拥抱全息投影的征程上,O’Connell 相信,David 的固执和激进一定会成为一块绊脚石,而他本来是可以在娱乐行业缔造一个十亿量级的帝国的。Hologram USA 在授权上的一纸禁令让O’Connell 损失了超过1000份合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欢迎大家投稿:全息技术 » 为什么好莱坞并没有全面拥抱全息投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